站内搜索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首页 | 经贸活动 | 合作信息 | 市场调研 | 投资指南 | 政策法规 | 供应信息 | 求购信息 | 会展信息 | 招商引资 | 文化交流 | 艺术收藏 | 人文旅游 | 教育培训 | 产品推荐
○ 中东欧国家波兰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斯洛文尼亚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罗马尼亚保加利亚克罗地亚马其顿塞尔维亚
阿尔巴尼亚波黑黑山
◇  中国企业在中东欧  ◇  中东欧企业在中国  ◇  中东欧商会联盟  ◇ 中东欧论坛商贸园区关于我们English
用户名 密码 忘记密码?
热点内容
·捷克成欧洲毒品之瘤
·预测显示捷克今年经济将继续下行
·捷克建筑业将迎来新一轮的破产浪
·捷克去年玩具业产值增长显著
·捷克光伏安装商将在德国建厂
·捷克举行部分参议员换届选举
·捷克新总统签署“里斯本条约”补
·捷克华商考察团到访东莞
·2015年是捷克经济增长最快的一年
·中捷经贸合作圆桌会成功举办
动态要闻
·保加利亚举办首届亚洲文化节
·罗马尼亚工资法正式生效
·中匈双方达成土地管理框架协议
·波兰年底失业率可能降至纪录新低
·2017年前4月波罗的海三国均呈现
·2017年5月斯洛伐克失业率再创新
·2017年前4个月捷克对华出口增长
经贸活动
·邀请:中国和中东欧国家合作专题
·“第四届中国-中东欧国家商协会
·首届深圳-中东欧经贸文化洽谈会
·“波兰—杭州食品行业对洽会”诚
·中国-中东欧国家卫生部长论坛—
·2016.4.8,诚邀您出席捷克和中国
·“中国-立陶宛商务论坛”将于11
合作信息
·塞尔维亚WODE水公司寻找中方合作
·斯洛文尼亚新型内燃机公司寻求中
·阿尔巴尼亚库鲁姆钢铁厂寻求与中
·上海承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与贵州
·斯洛文尼亚足球俱乐部寻求中国合
·立陶宛食品出口公司寻求中国企业
·斯洛文尼亚伐木拖拉机公司寻求中
详细信息
捷克成欧洲毒品之瘤
来源:青年参考 发布时间:2013-03-27 21:17

    毒品,已成为捷克的毒瘤。据欧洲毒品和毒瘾监测中心统计,捷克每年吸食近20吨大麻,吞下500万粒摇头丸,汽化5吨冰毒。

    自2010年以来,捷克政府不再把拥有少量麻醉药或精神药物视为刑事犯罪,而是列为轻罪,最高罚款600欧元(约合4880元人民币)。相比之下,邻国德国、波兰、斯洛伐克和奥地利,则对麻醉药予以严格或绝对刚性的立法禁止。这让捷克成了毒品蔓延的温床。

    半数捷克年轻人吸过大麻

    毒瘤的源头之一,来自这种用黑塑料布搭起的长方形帐篷,外观像个超大的移动衣柜。高度跟成年人差不多,气味几乎都跑不出去,里面长着四株成熟的大麻。布拉格的“种植店”将这样的帐篷连同风扇、通风管、400瓦聚光灯、化肥和盆栽土一同出售,只要400欧元(约合3220元人民币)。这让在家里种大麻变得非常容易,14岁的孩子都能做到。

    无怪乎捷克市场上充斥着大麻。

    “降价了。”当地毒贩马雷克抱怨说。目前,每10克大麻能卖60欧元(约合483元人民币)。老主顾喜欢用信用卡结账。为了招揽新客户,他经常给他们送些新菌株样品。马雷克强调,他的货远胜于竞争对手。“我的东西是精心种植的。”

    大麻被一些国家归为“软性毒品”类(有争议的毒品,除大麻外,还包括K粉、摇头丸、冰毒片剂等。它不似海洛因、可卡因等硬性毒品有明显的毒性。但在医学界,毒品没有“软性”或“硬性”之分,它们皆有成瘾性,且对中枢神经系统有很大伤害),可以合法买卖。捷克法律对毒品的打击一直偏软,政府更是持“软性毒品无罪化”的态度。20世纪90年代初,大麻就已深植于捷克社会,几乎半数15~34岁的捷克人都吸过大麻。据欧洲毒品和毒瘾监测中心统计,捷克与意大利、西班牙一道,跻身欧洲吸食大麻国家的前列。

    从2010年起,捷克当局不再把拥有少量麻醉药或精神药物视为刑事犯罪,而是列为轻罪,最高罚款600欧元(约合4880元人民币)。有报道称,此举一能节约警力,降低政府的财政支出,暗地里也能为这个国家带来一笔“灰色收入”。相比之下,邻国德国、波兰、斯洛伐克和奥地利则对麻醉药予以严格或绝对刚性的立法禁止,这让捷克成了毒品蔓延的温床。

    一张官方表格列出了捷克法律允许携带毒品的最大数量:如果私用,每人可合法携带多达15克大麻、4粒摇头丸、2克冰毒、1克可卡因或1.5克海洛因。尽管买卖毒品仍是犯罪行为,但自2010年以来,种植大麻,走私可卡因和生产冰毒的人都再次发了财。

    批评人士把新法视为投降协定,执法机构也谴责法律太宽松。邻近的德国巴伐利亚州和萨克森州政府都抱怨捷克毒品的越境走私猖獗。

    毒品泛滥始于柏林墙倒塌后

    然而,马雷克却认为,毒品“自由化”是正确的一步,因为这让像他一样的毒贩发了财。“我只是条小鱼。”他说。事实上,城里的毒贩有数百人。29岁的马雷克在布拉格出生长大,18岁就开始卖大麻,也卖过可卡因和摇头丸。他现在的主业是导游,很多年轻游客就是冲着捷克的毒品来的。马雷克说,如果有客人要,他知道从哪里搞到大麻。他把游客带到“办公室”,彼此很快成了“朋友”。如此“导游”让马雷克受益匪浅。

    他走下市中心的老街,猫腰穿过低矮的入口,跑过廊道,最后站在办公桌前。马雷克与哥哥米哈尔共用这间“办公室”。米哈尔比马雷克大两岁,经营着一家青年旅店,生意非常红火,他曾和毒品有过“死亡接触”。

    米哈尔深知毒品的利与弊,知道毒品有多诱人。米哈尔和马雷克来自一个殷实之家。父亲曾在国有建筑公司做高管,柏林墙倒塌后管理加拿大银行驻东欧办事处。母亲任商业咨询顾问。父母离异时,马雷克跟了父亲,15岁的米哈尔则周旋于室友之间,吸大麻和海洛因。

共2页: 上一页12下一页



 
版权归 中国与中东欧国家经贸合作网 2004-2013 All Rights Reserved